首页 > 动态 > 详情
输入法易学性对比
2015-05-22

输入法易学性对比实际包括的内容非常广,前面提到的字根易记的问题,广义上来说,也属于易学的范畴。所以,字根易记是前提,是字根输入法易学的前提,字根易记前面已经做了比较深入的讨论,因此,这里小编主要为你讨论输入法易学性对比。

输入法易学性对比.jpg

输入法易学性对比

字根输入法的本质实际就是两条,一是字根在键盘的分布,二是汉字按规则拆分。输入法是否易学,也主要涉及这两条。有时候可能主要就在于汉字按规则拆分。

汉字拆分,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早在古代就有人专门研究过,不过,他们当时的研究,完全没有考虑汉字计算机输入的问题,他们主要目的是研究汉字字形的规律,甚至进而简化汉字,规律化汉字。研究汉字字形规律,本身也非常有意义。现在从汉字计算机输入的角度重新来研究,既要吸收前人的经验,又要适应新形势,打破前人的条条框框,使汉字拆分更适合计算机输入输出,更适应计算机信息处理。汉字自身不太可能有大的变动,需要做好的是研究好汉字,将汉字拆分与计算机信息处理有机结合起来,以避免汉字在信息化浪潮中落伍甚至被淘汰。

汉字拆分的目的既然明确了,围绕这个目的,第一要务,就是要使汉字拆分简单简单再简单。为什么呢?因为汉字拆分是为了汉字信息化的需要,而汉字输入是与人们日常工作息息相关的事,虽然人们可能每天都用,但没有人希望这样一个简单而轻松的工作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去学习或练习,即,越简单越好,简单,包括学习简单、击打使用简单等,完成这些任务,需要综合考虑,全面统筹。

击打使用简单在后面还会再讲到,这里说的“学习简单”,是用户需求的关键。

同样完成一件任务,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当然是越简单的东西越有生命力,一是能吸引人们来使用这样的方法,二是能持续发展,人们在使用中不再朝三暮四,没有改弦更张的可能。五笔虽然不简单,但因为在当时效率突出,吸引了太多人的关注,但是,因为方法错误,很多人被吸引却学不会,或学会用不好,打不快,或经过一段时间遗忘了,减速了,迫使这些已经学会掌握五笔的用户放弃了五笔的使用,学会五笔再放弃五笔的比例非常高,说明五笔本身问题的可靠性,而过高的学习、练习成本造成了真正的浪费、更大的浪费。所以,易学,不仅仅能吸引用户,而且更重要的是能获得发展的持续性。

汉字拆分,方法很多,部首检字法,纯笔画法,双笔画法,四角号码等等,都是经典的汉字拆分方法。这些方法各有特点,甚至在不同领域发挥重要作用,如部首检字法,差不多是最普及的字典检字方法。但是,这些方法在各自领域内的优势,在计算机键盘输入汉字时,却不能带来好的效果,效率往往不理想。

万码奔腾,有多少种编码,就有多少种字根布局,对应有多少种汉字拆分规律。哪样的汉字拆分规律更好呢?这个标准其实也不是一句话就可以定下来的,要方方面面多加考量。但是,核心问题只有一个,汉字拆分,越简单越好,就如同字根的记忆,越容易记忆的,就越容易吸引用户,也越不容易遗忘。汉字拆分规则也一样,规则复杂,拆分不会简单,规则越多,往往会产生自相矛盾。如果和五笔那样,用了很多规则,然后规则里又有规则,规则不够用,再加上人为的干扰和定义,这样的输入法被人们抛弃,一点也不奇怪,不管他的名气有多大,相反,如果不被人们抛弃,那才是不正常的情况。

规则简单,打字就简单。

利用人们学过的知识、掌握的知识,人们就不会再觉得困难。最简单的,就是“化规则于无形”。

人们追求无字根输入法,无规则输入法,这样的理想非常好,但是,正如永动机,再好的理想,没有实现的可能,也只能是空想。

所以,汉字拆分规则的极限是“化规则于无形”,化规则于无形,甚至可以理解为“无规则”,因为规则无形了嘛,但是,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无形,也不追逐真正的规则“无形”。因为真正的没有规则,则没有了依据和依靠。所以,可以“化为无形”的规则,是既有也无的规则。有是真实的,无是相对的。

什么样的规则可以算“无形规则”呢?

“化规则于无形”可以按两种情况来细分。

第一种,是利用了已经掌握的知识、已经掌握的规律来作为汉字拆分的规则。比如,人们在学习书写汉字时,是从一笔一画开始学习的,所以,打字时,如果能按笔画来的话,就是顺其自然,就没有任何新的困难。

第二种,是大家都承认的东西,公理或不得不承认的,非此而不能其他的规则。比如,字根输入法,在给定字根集后,汉字拆分,是按更大字根来取,还是按最小字根来取,就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我们不妨在这里用一些篇幅,做一些深入探讨,把它们彻底弄清楚。

那么什么是“更大字根”、什么是“最小字根”呢?

更大字根,就是取字根集中最大的那个字根。

如果字根集中有“的”这个字根,那么,打“的”这个汉字,就直接取到这个“的”字根,而如果打“菂”,就直接取“艹的”,两个字根。

如果字根集中没有“的”这个字根,而有“白勺”字根,那么,打“的”这个汉字,就直接取到 “白勺”字根,而如果打“菂”,就直接取“艹白勺”,这三个字根。

如果字根集中没有“的白勺”这些字根,而有“丿日勹丶”字根,那么,打“的”这个汉字,就直接取到 “丿日勹丶”字根,而如果打“菂”,全部字根按顺序就取到“艹丿日勹丶”,一共有5个字根,当然实际打单字时,可能根据输入法特点,只需要取其中4个字根。

最小字根,当然应该是小到不能再小的字根,以前有人说过要取小字根,仔细一问,他自己也不知道怎样取到最小字根,因为实质上来说,一个字根输入法中,几乎没有可能回避最基本的几种笔画,比如,“一丨丿丶乙”五笔画,因为在字根输入法中,纯笔画实际也必然属于其字根集中的成员,既然笔画成为了字根,那么,纯笔画就必然是最小的字根,取最小字根,实际上也就是取纯笔画,那么,一个字根输入法就变成了纯笔画输入法。即使这个输入法使用的不是“一丨丿丶乙”五笔画,不管你用几个或十几个笔画,只要你使用“字根取小”这个“规则”,就变成了以这些纯笔画为基础的“笔画输入法”。因此,“字根取小”,就不可能存在。

基于以上分析,规则中强调“字根取大”,但实质上,“字根取大”本身没有其他可能的取法,当人们理解接受后,“字根取大”这条规则,本身就已经成为“字根输入法”的客观真理。因为根本没有“字根取小”这样规则的字根输入法。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化规则于无形”,就没有异议,没有争论了。

所以,字根输入法“易学性”,在给定字根集后,主要是指汉字拆分规则是否简单,是否严谨,是否符合实际,方便用户。即使可以做到“化规则于无形”,有形汉字拆分规则,数量多,也比数量少,带来更多记忆量,不仅仅是记忆,你还得理解透彻,并且在实际汉字拆分中要运用,一条规则最精简,没有干扰,没有比较,两条规则,也很精简,几乎不太容易产生矛盾,当规则不断增加,相互间就会产生干扰制约,经常出现自相矛盾,甚至逻辑混乱。表面看很有道理,甚至井井有条,实质看,漏洞百出,不值推敲。那么这样的产品,一定会被用户抛弃。即使你人为定义很多约束,甚至不惜动用专门的“学习班”“培训班”来讲各种各样的特例或注意事项,最终也是徒劳。因此,我们说,说字根输入法,可以不提五笔输入法,正是五笔输入法,人工干预、繁杂矛盾,甚至荒唐的规则,把汉字弄得七零八落,乱七八糟。

具体来说,比如,五笔有“取大优先”和“兼顾直观”,可是当两者同时发生时,这个兼顾就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干扰,有时候连发明人自己都弄错了答案,或者说,就不再有正确答案。“来”是一个非常常用的汉字,可是“来”的编码到底应该是什么呢?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肯定的说清楚,为什么,就是因为规则的干扰和矛盾。来,拆分为“一米”“未丷”“一丷木”“一兰(头)小”甚至“二氺”哪个符合规则,哪个直观?所以,王先生从86版的方案到98版的方案不断改变,也没有可能改对。一个错误的答案,怎么可能让用户心服口服,用户怎么可能不远离躲避?靠死记硬背“错误答案”当“正确答案”最终“掌握”了某汉字拆分,而又宣传标榜“易学”怎么可能有生命力,这是怎样的一种“自欺欺人”啊!

规则的数量和质量,包括规则的严谨性、科学性、实用性,包括规则的统一性,也包括能做到“化规则于无形”的最高形式,这些才是对规则的要求,也是评价规则的基础。

目前字根输入法规则中,字数最少的是什么?能做到统一实用,能保证科学严谨的规则有哪些?目前来看,应该是“梦码风行输入法”的“八字规则”。用“八个字”来统帅全部汉字的拆分,且做到“化规则于无形”。

这样的规则,当然易学,也易用,易掌握。一旦理解掌握,终生不可能遗忘。

简单易记的字根、简单易学的规则,成为构筑“易学”字根输入法的基石。

五笔万能输入法提供“输入法易学性对比”阅读,如果你很喜欢这些分享的“输入法易学性对比”内容,希望你通过“输入法易学性对比”,找到通往五笔打字速成之路的金钥匙。

输入法易学性对比相关阅读:

字根易记性对比

五笔特殊字符2015

CF用五笔怎么打空格

万能输入法发展过程

怎么设置万能五笔输入法为默认输入法